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

第二章佣兵工会?

作品:无聊异世界 编号:25687851

    太阳已完全西沉,周遭暗了下来,路上偶尔还能看到一些行色匆匆的人,但是天黑后好像很少人外出。他们与张天地擦身而过时,每个人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张天地。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行走在黑暗之中,服装与这个世界显的有些格格不入,看起来或许相当怪异。不过张天地也不愿意这样啊。

    城镇中心有条宽约十公尺的道路。听说这银沙城只有东西两扇城门。这条路从城中心一直向南延伸,但是城里似乎没有连贯东西的道路。

    道路两旁都是两层楼的木造建筑,一户挨着一户,其中有几家店还亮着灯光,店门口的招牌上画着酒坛图样,大概是酒店吧,里头传来嘈杂的人声。

    附近的酒店前面有个男人正摇摇晃晃地站在那儿,张天地走过去问他:

    “我正在找客栈旅店,你可知道在何处吗”

    “就,就是对面那栋、那栋啊!”

    醉酒的男人眨了眨眼,口齿不清地边说边指着对面的建筑物。张天地向他道谢后转身前往那间店。一开门,门上的铃铛便发出声响,有个中年男子站在门内正前方的柜台后面。

    他瞪大眼睛望着张天地,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您好是要住店么”

    “嗯,我要在此留宿一晚。”

    “咦!?好的”

    旅店老板把钥匙递了过来!

    这里一晚的住宿费是一银币。

    张天地爬上柜台旁边的楼梯前往二楼,脚踏在楼梯上,使其发出轧轧声。显得这家店有些破旧。

    走到自己被分配到的房间门前,张天地伸手握住门把想要将门拉开,但是门好像坏了,有点卡住,怎么拉都拉不开,只发出沉重的声响。稍微施了点力,便听到啪的一声,整个门立刻从门轴上脱落,被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啊,不会吧,质量这么差的吗?”

    张天地忍不住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随后慌张地看了看四周,将门压回门轴上,又捡起掉落的钉子对着门轴上的洞,用手将钉子压了进去,试图修复那扇门。最后门总算恢复成原来的状态。

    开关几次确认了一下,感觉应该是修好了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自己有力气将钉子钉回去是件好事,但是仔细想想,要不是力气过大,也不至于会把门板拆下,因而心情有些复杂。不过有力气总比没力气好就是了。

    房内有张简朴的木床,床上铺着一层又大又薄的布,此外只有一个小木窗而已。将老板给的油灯放在木窗边缘,便坐在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“今天一天没消耗什么体力,但是精神上累到不行啊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张天地一口饭也没吃却不特别感到饥饿,也不会想睡觉。对于这现在这个状态,还有很多地方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不过今晚还是先睡个觉吧。这种寂静的夜晚在街头走动并没有意义”

    “而且刚才发现街道上几乎没有街灯,能仰赖的照明只有月光。才天黑没多久,整个城镇的气氛就和深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睡觉,在这个时间睡觉应该有益健康”

    睡觉时首先要担心的就是入睡后遭人袭击的问题。这间旅店一点也不安全可能不太妙。

    吹熄油灯,背靠墙壁坐在床上。木制床板发出些微轧轧声,张天地无视那声音,双手抱胸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哎,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来这里,这个世界是游戏么,看起来也不像啊”

    视线暗了下来,张天地一个人在心里吐槽这现象。夜更深了。

    白霜二人与张天地于东门附近分别后,侍女白霜驾着马车直奔镇中心的城主主宅邸。夜晚才刚降临,路上行人立刻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白霜视线前方出现宅邸大门。高约四公尺的石墙围绕宅邸,石墙中间有一道以钢铁补强的巨大木门,门前站着三名守卫士兵。

    士兵见到马车上的家徽便下了开门的指令,大门开启后,白霜的马车立刻驶进石造宅邸前方的庭院当中。

    白霜看得出守卫士兵的不安。他们会不安是理所当然的,因为城主家的马车回来时竟没有一个侍卫卫随侍在侧,而且马车后方还牵着六匹马,所有人见到这景象应该都会觉得异常。

    或许是消息已经传开,当白霜在宅邸门口停下马车时,就看到白家的总管从宅邸内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白霜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?”

    有着一头稀薄的白发、唇上留着白色胡髭的总管平常总是态度温和,此时一反常态,露出焦急的神情询问白霜

    白霜正准备回答时,马车的车门被打开,城主的女儿洛水羽独自从中走了出来,脸色非常差。

    跟在总管身后赶到的仆人们,见到自家小姐后全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洛水羽不只脸色差,外出时化得漂漂亮亮的妆也掉了,头发也相当凌乱。

    白霜离开驾驶座,走到洛水羽身旁搀扶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遭遇强盗袭击,我和小姐在千钧一发之际幸免于难,但是包含白虎在内,十五名侍卫奋战后仍惨遭强盗杀害。我现在要向城主主说明这件事,请你们尽速通报”

    总管听了她的话后脸色铁青,一旁的仆人们也都目瞪口呆。但总管立刻回过神来,迅速指示其他人:

    白霜去向城主报告这件事!城主现在正在平时办公的房间里面!“你们几个好好照料小姐!我现在就将这件事转达城主”

    那名步入老年的总管说完后,便跑向另一栋建筑。

    “白霜……我也和你一起去见父亲”

    洛水羽见总管离去后,转头望向身旁的白霜,对她说出自己的想法。白霜瞬间犹豫了一下,不过很快地点了点头,牵起洛水羽的手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白霜和洛水羽进屋后爬上通往二楼的大厅阶梯,在大厅上方挑高的走廊向左转,走向西侧走廊的深处,最后停在一扇有着木雕装饰的气派房门前。

    白霜轻轻敲了敲门,房间主人应声允许她们进到房内。

    两人安静地走了进去,里头放着几盏油灯,将房内照得一片光亮。房间两侧摆放着高耸的书架,深处则有张大型公务桌。

    宅邸的主人坐在公务桌后方,正在动笔书写。

    他那一头稀薄的黑白色头发以发油梳理整齐,脸上的胡髭和圆润的脸庞给人一种温和的印象。不过他和人对视时总是炯炯有神,眼神中带着贵族特有的锐利感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此地的城主,洛水巅峰同时也是洛水羽的父亲。他放下手中的笔,不明所以地看着侍女白霜后,他见到了跟在白霜身后走进来的女儿,睁大了眼睛,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原本负责告知马车归来的人不该是她们,而是担任随行侍卫白虎,或者是接到白虎通知。洛水羽的脸上也少了平时的笑容,显得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”白霜?到底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听见洛水巅峰的询问,两人露出些许惊慌的神色,她们虽然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,视线仍因紧张而游移不定。

    白霜向前踏出一步,将先前对总管说的内容报告给洛水巅峰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?洛水羽,你还好吗!?身子没事吧!!?”

    洛水巅峰听了白霜的报告,瞬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跑到女儿面前,激动得几乎要一把抓住她。听见自己女儿遭受强盗袭击,即使是城主也无法保持冷静吧。

    “抱歉让您担心了,父亲。有人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我们”

    洛水羽说完后,为了不让父亲操心而努力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”

    洛水巅峰正准备询问女儿详细情况,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,他应了一声允许对方进来。随后一名壮年男子迅速进到房内。

    男子身高约一百八十左右,但体格却相当瘦弱,头发有些花白而且剪得极短,唯独鬓角是长的。他额头上有着深深的皱纹,虽然才四十多岁,看起来却像年过五十的人。这名男子是洛水家家护卫总长!

    “总管向我报告过了,没想到小姐会遭遇强盗袭击……这群不法之徒,竟敢攻击子白家的马车!幸好小姐平安回府。”

    护卫总长皱着眉头,双眼间的皱纹显得更深了。他边说边以右手按着眉心,接着向站在一旁的白霜行了个礼,洛水羽也以眼神向对方致意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你们遇袭的经过吧。”

    洛水巅峰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恢复冷静。

    “我们离开没多久就遭遇第一次袭击,九名士兵留下来对付二十名左右的强盗,而我们则在白虎的护卫下逃离那里。但是马速慢下来后,又有九名强盗再次袭击了我们”

    “什么!?你们遭遇两次袭击!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我猜测第一次攻击很有可能是为了削弱护卫兵力…”

    白霜说完,护卫总长环抱双臂露出困惑的神情,而后喃喃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这么说来,强盗第二次攻击时只有九个人,却击败了白虎和五名护卫?那群强盗的身手真的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在护卫总长的追问之下,白霜才尽可能就自己记得的片段仔细说明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想到护卫中竟有强盗的奸细!护卫总长,你赶紧去调查那个白熊的底子,如果他有家人亲属,就立刻把他们揪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,在下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洛水巅峰气得青筋浮现。护卫总长听见他的命令后,行了个礼便离开办公房。洛水巅峰回到桌子后方,整个身体埋进椅子里,疲累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拥有六匹马的强盗……从没听过附近有这样一票人啊。”

    他透过房间窗户望着外头昏暗的夜色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马匹在畜养和管理上都比想像中还要花钱。除了要供给粮食和水以外,还要准备马蹄铁和其他马具,而要将马匹训练成可以与人一同作战的状态,也必须付出昂贵的费用,因此小规模的强盗是养不起六匹马的。但若对方是从外地前来的大型强盗团,城主至少也会听见一些传闻才对。

    “那些强盗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加害洛水羽。他们会不会是受人雇用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洛水巅峰瞪着窗外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攻击大家族的马车对强盗来说是相当危险的行为。偶尔会有少数强盗绑架贵族要求赎金,但是杀死贵族护卫、刻意与贵族为敌并不寻常。苍龙帝国的贵族圈非常小,若被贵族盯上,在国内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追缉。

    若没有有力人士在背后撑腰,普通强盗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……该不会是二皇子的人搞的鬼吧!”

    洛水巅峰的结论他那脸上因惊讶和愤怒而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苍龙帝国的皇帝年事已高,皇室正为了继承人的问题,在台面下展开一连串激烈的派系斗争。

    由第二皇妃所生的大皇子、由第一侧妃所生的二皇子、由正妃所生的二公主,这三者据说在遥远的都城内相互争斗。

    然而银沙城位于北方边境,和皇室应该没什么关系才对洛水巅峰的推测后,左思右想仍想不出所以然。

    后来在强盗第二次攻击时现身的人救了他们,并没有要求任何回报是吗?

    “白霜,解救你们的那个人?”

    “是一位少女救了小姐后,我说想要回报他……但她只收下我的铜制通行证,没有其他要求……这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对方没有任何要求是再好不过了。他救了我的女儿,我是很想报答他,不过一般人怎么可能碰巧来到附近还击倒了强盗?想必她一定是二皇子派的”

    “那名少女很可能是为了讨城主欢心而自导自演这出戏码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由得怀疑起对方的身分。

    白霜和少女实际接触过,并不觉得对方是坏人,因而默默在心里反驳洛水巅峰,但既然洛水巅峰这么想,她也无法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“为白虎等人收尸、讨伐强盗余党的事就由我来传达。你们就回房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洛水巅峰说完,白霜和洛水羽便静静地鞠了个躬,离开洛水巅峰处

    白霜走出房门后叹了一口气,回想起那名少女。稚嫩的声音说明自己是旅人。

    “不过她的打扮有些奇怪”

    虽然最后未能见到她的真面目,但若有缘分,总有一天肯定能再次相遇。白霜对身旁的洛水羽说出自己心中这些想法,洛水羽原先紧绷的表情也放松下来,回应道:

    “你看起来好像很开心耶,白霜”

    “对、对不起,我只是觉得那名少女像有些奇怪”

    白霜顿时露出尴尬的表情,连忙向洛水羽低头道歉。

    洛水羽见到她的反应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为了惩罚你,你今晚就来和我一起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洛水羽的话令白霜惊讶地眨了眨眼,她平常并不会提出这种要求。然而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事,白霜又觉得她理所当然会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白霜认真地看着洛水羽,用力点了点头,随后像是要给予洛水羽温暖似地牵起她微凉的手,和她一起回房。

    隔天,晨光从木窗的缝隙中洒入房间,使房内渐渐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天地靠墙坐在床上睡了一夜,身体有些僵硬,便伸了个懒腰。不过起床后伸个懒腰是张天地的习惯。左右摇了摇颈椎舒缓紧绷感后,从床上起身。

    随后打开木窗,让阳光充分照耀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窗外是条大道,时间尚早,镇民却已开始外出活动。道路中央似乎有早市,那里的摊贩贩卖着各式各样的商品,有的是刚采收的蔬菜,有的是厚切烤肉,还有色彩鲜艳的布疋和工艺品,颜色染得十分漂亮。路上满是往来的行人和顾客,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张天地检查了一下系在腰间的钱袋,以及装着随身行李的麻袋。

    一楼柜台没有人在,其他住宿的旅客不发一语地离开旅店。住宿费用昨晚就付过了,所以直接离开就行了吧。这生意做得可真随便。

    张天地扛着麻袋走出旅店。此时路上行人同时看向张天地,令他感到不太自在。连衣裙,或许连在异世界也相当少见吧。

    天地图沿着大道向西行走,看见一间店的招牌上画着交叉的刀剑与斧头。进到店内后发现里头并不太亮,狭小的空间里摆着许多金属制的武器和护具。

    张天地环视店内,一个像是老板的中年男子缓缓走了出来。他一看到张天立刻露笑容。

    “您有何贵事呢?”

    老板搓着手问我。

    “我想卖这些武器,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将肩上的麻袋放了下来,然后解开缠绕袋口的绳子,从中拿出六把剑、一把钉头槌,而那三把匕首则拿了两把出来。我将这些武器排放在柜台上。匕首之后很可能会用到,所以决定留一把在身上。

    老板拿起武器端详,从剑鞘中拔出剑以检查剑身和剑刃的状况。他用手抚着下巴估算价格,最后看向张天地说:

    “这把弯剑十五银币、其他直剑五金币、钉头槌五银币、匕首一索金币,大概就值这么多钱吧。弯剑只要把刀刃磨利之后就能拿出来卖了,其他剑的剑芯都已经严重磨损,必须溶掉重新铸造。而最近不太有人会买钉头槌,所以只能算你这个价钱了。

    听见老板的说明,张天地点了点头回道:

    “这样也无妨”

    他说完之后,走向里头的柜子拿出钱币,然后将钱币放在柜台上。张天地收下那些钱,放进系在腰际的皮袋里。

    卖掉马匹和武器后,手头又宽??裕许多。昨晚的住宿费是银币一枚,,而一枚金币似乎相当于十枚银币,因此只要有一枚金币就能在旅店住十个晚上。

    但是人活在这世界上,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突然需要用钱。还是趁身上有足够钱财的时候,赶紧想想该怎么赚钱吧……

    张天地边想边看着老板转身将方才收购的武器收到里头,问他:

    “敢问若想筹措旅费,有无适合的临时工可做”

    老板停下手边动作回过头来,歪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临时工吗?推荐你去做佣兵,而且成为佣兵后,进出城门就不需要缴税了”

    这样听来,一般人进出城门时似乎必须缴税。张天地和洛水家的马车一同进入城镇的,所以并不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老板说,在佣兵公会登录成为佣兵之后,会得到一张佣兵证,只要将佣兵证出示给驻守镇门的卫兵看就不必支付税金。佣兵因为工作性质必须经常往来镇里镇外,如果每次都要缴税就无法维持生计了。在商业公会登录过的商人也享有同样的待遇,不过依运送商品的不同,必须支付不等的税金,其机制又比佣兵更加复杂。

    向老板道谢后离开武器店。

    老板说的佣兵公会就在武器店正对面,两者中间只隔着一条马路。顺带一提,佣兵公会的左边据说就是商业公会。

    佣兵公会是一栋两层楼的木造建筑,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,唯独外头挂着个招牌,上头画着交叉的剑与盾的图样。一楼左右对开式的大门此时大大敞开,张天天进到公会里,立刻见到正前方有个柜台,柜台前有着一根根直通天花板的铁栏杆,就像动物园里的栅栏一样。

    里面坐着一头熊,不,是个长得像熊的巨汉。

    他留着黑色短发和满脸胡渣,左眼戴着黑色眼罩,额头上有个大伤疤。手臂肌肉极为壮硕,衣领敞开,手臂和胸膛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都是男的,为什么看不到女性工作人员呢”

    张天地虽然奇怪但还是朝向柜台负责办理手续的眼罩熊走去。眼罩熊用凶恶的眼神瞪着张天地。

    “我想办张佣兵证”

    张天地用稚嫩的声音简单说明自己的来意,栅栏后的那头熊眼神依然凶恶,嘴角却勾了起来。他平常大概不习惯露出这种表情,努力之下就成了这种诡异的职业微笑……不过就另一个角度而言,这种笑容才是无价的吧。

    “呦,小妹妹如果想办佣兵证,需要通过一个考试。说是考试,其实也就只是要试试你的身手。去猎捕野兽、魔兽或强盗,亲手打倒三头猎物后把证据带过来,这样就可以了。够简单吧?”

    柜台后方的熊汉说完后,脸上露出冷笑。

    “野兽就算了,这世界真的有魔兽啊?我在来的路上看过远方的草原和丘陵地有些成群的动物,但完全没仔细观察那些动物究竟是野兽还是魔兽,只傻傻地觉得那样的景象十分悠闲而已”

    “不过强盗竟然也在考试的猎捕对象之列。所谓的证据,应该就是强盗的首级吧……我昨天打倒的那群盗贼的尸体已经烧毁了,没办法拿来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三头对吧?我会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将考试内容记在心上,向熊汉道谢之后离开佣兵公会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竟然有冒险工会,还有魔兽。确定不是游戏世界么。是不是还有魔王什么的,打败他就可以回去了?”

    张天地如此想着!

    外头大路上因早市而聚集了相当多人,但不知为何,面前的路上都没什么人,所以还满好走的。张天地就这样朝着城镇西门的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途中看见一家贩卖皮革商品的摊贩,里头各色商品一应俱全。上面陈列的商品,小至皮革硬化定型后制成的盒子般的小钱包,大至皮革手提袋。我拿起其中一样。

    那是个皮制水壶,形状有点像葫芦,上方的开口部分有个软木塞盖子,整体看起来容量满大的。水壶对旅人来说应该是必需品吧。

    张天地给了摊贩老板三枚银币,他找了五枚铜币。

    市场里头还有家摊贩在卖大型麻袋,张天地花了一银币买了一个,待会儿可以用来装捕到的猎物。

    张天地走了一会儿,突然闻到一家烤肉摊传来阵阵香味,摊贩里头有个简易的方形烤炉正烤着肉,肉上撒着细碎的香料。

    香料和烤肉的诱人香气勾起了张天地的食欲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是何种肉”

    烤肉摊的大叔老板正抽着烟斗。他有点在意那是什么肉,便这样询问他。

    “咳咳!这是以香料烧烤的兔肉!”

    老板有些心不在焉听到有人这样一问,吓得被烟呛到,连忙眼中泛泪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那是鸡肉,没想到原来是兔肉。兔肉算是满常见的食材,不过我从来没吃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一包吧。”

    张天地兴致勃勃地看着摊贩上用大片叶子包着的烤肉,向老板点了一包。老板这时却赶紧拿起一旁的生肉,一块块放在面前的烤炉上。

    烤炉并未点火,可能是刚才熄掉了吧。老板特地为张天地烤肉,让张天地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张天地本来是打算放到午餐时再吃,想说买一包的。

    张天地随意和他聊了几句。老板将刚烤好的兔肉交给张天地。

    向他道谢后付了钱给他。一包的份量大约相当于整只兔子,却只要两枚铜币。

    刚烤好的兔肉香气四溢,使食欲大增,但总是不能在大街上把大扣啖兔肉。首先应该离开城镇,一边寻找佣兵考试的猎捕对象,一边找个地方吃午餐。

    张天地沿着大路向西前进,走到底之后绕过民宅,来到西门前方的小广场。广场上有座架高的石造水渠,水从水渠的高处向低处流动。上游的水似乎可以饮用,商人自西门离去前都会在水壶里装点水,附近的平民妇女也会拿着瓮或壶前来这里装水。水渠中游有些人在清洗蔬菜,而下游则有些女性在洗衣服,十分热闹。东门那里也有个类似的水渠,不过我昨天进门时已经很晚了,所以人没有这么多。

    张天地走近水渠,用渠道中的水稍微清洗了一下水壶内部,将水壶装满水、塞上软木塞后放进装行李用的麻袋里,最后起身走向西门。

    西门前有几个商人和承载货物的马车,正在接受卫兵执行的行李检查。他们身边还有些貌似保镖的人物,身上穿着皮革制或金属制的盔甲,零星地混杂在商人里。排在镇门前等待检查的人并不多,可能是因为出入镇门必须缴税,所以一般人不会随意离镇。

    张天地一走近西门,就有个卫兵望了过来,走进将张天地拦下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如果您要出去,请您缴交出镇税三银币,或者出示您的通行证。”

    那卫兵是个年轻男子,他后方有些较年长的士兵正望着张天地交头接耳,看来他应该是被其他人推派出来搭话的。

    张天地依照他的指示,从行李袋里拿出昨天得到的通行证递袷他看。青年门卫看了一眼后连忙向我敬礼,恭恭敬敬地将通行证还给我。这样就可以顺利通关了。

    张天地在卫兵的目送下自西门离开。

    走过护城河上的石桥后,所见到的景色和东门一样,周遭一带全是小麦田。麦田中有一些人零星散布在各处,正在照顾作物。我沿着道路继续向西前进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用瞬间移动一口气来个长距离移动,但是麦田中的人时不时看向他,在他们的注视下,张天地还是不要做出太显眼的举动好了。

    对这个世界的人而言,瞬移可能算在常识范围内,不过瞬间移动的应该没那么常见吧。要是这普及率高的话,就不需要马匹了。所以决定还是老实地靠自己的双脚行走。

    张天地沿着道路爬上缓坡,来到一个可以环视四周的高地,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左手边的婉蜒大河向西南方流淌。道路自山丘下方一分为二,一条和原先的路一样是河滨道路,另一条则往西北方延伸。从山丘到现在站的地方之间已经没有农田了。

作者:骊予 类型:穿越重生

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

您正在深爱上的穿越重生小说《无聊异世界》作者大人:(骊予)为热情网友转载佳作,本章节为《第二章佣兵工会?》,章节编号:25687851,热情网友转载力推之书必是有足够的推荐理由,无聊异世界让您也接触到这样一本好书。通过百度搜索添册好好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tiancetxt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