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

第五章:这个男主有病(5)

作品:快穿之她是反派 编号:25626255

    温景朔对赵玥绵催眠了这么久,也不见另一个人格的出现。

    他却始终不急。

    夏天早晨的凉风,最是让人舒适了。

    床上的人穿着白色睡裙,薄被子被踢到了脚边,睡美人不知梦到了什么,蹙起眉头,不安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这一动牵扯到了锁着她的脚链,发出了细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南韫一身冷汗的惊醒,坐起。

    大口深呼气的她缓了一会儿才发现她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意识之主在南韫回来的时候加大了惩罚度,似乎是在宣示南韫来来回回的不满。

    南韫也很无奈,她又不是故意的,怎么什么火都发她身上,惩罚还都是她受着,她也很苦啊!

    看着自己脚上的脚链,她的心情就更不爽了,她讨厌被人囚禁。

    看到南韫醒了,一直在阴影处站着的女人走了过来解开了她的脚链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走过来的时候南韫还惊了一下,她是真没发现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具身体太弱了,她又不能在这个世界使用她的能力,只能做一个普通的凡人。

    太弱了,弱的她自己都不忍直视,有人在屋里她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佣人早就做好了饭菜,女人将南韫带到楼下,在饭桌旁站着,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南韫在下楼的时候就大概看了看赵玥绵这几年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温景朔。”南韫吃完后,冷静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愣了愣,随即又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赵玥绵从未要求过见温景朔,每次赵玥绵都很怕温景朔来这里,巴不得他不来这。

    看来现在是清醒的,也不知道会清醒多久,吕莹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吕莹,也就是看管赵玥绵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看赵玥绵清醒了,也保持起警惕起来,每次赵玥绵在清醒时都会做些轻生的举动,有几次都差点让赵玥绵成功,还好她发现的及时,不然赵玥绵若是真的死了,她都不知道该这么跟温老板交待。

    吕莹是不喜欢赵玥绵的,她不懂为什么温老板那么好的人,赵玥绵会这么不识抬举的抗拒他。

    还时常轻生害得温老板为她担心失神。

    在吕莹看来赵玥绵就是作,温老板这么宠她爱她,她居然这么不识好歹的无理取闹,动不动就自杀威胁温老板,也是温老板好脾气惯着她,这要是别人,哪会这么宠她?

    真真是太作了,好好的做温老板的女人不好吗?

    不喜欢归不喜欢,吕莹还是规规矩矩的打了电话通知温老板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温润又慵懒的声音通过手机话筒传到她的耳朵里,吕莹不免陷入了痴迷,那样温润如玉的男人连声音都那么迷人。

    挂断通话,吕莹有恢复了正常,南韫就这样看着她期间的变脸。

    挑了挑眉没说话,打个电话就让这个一直面无表情的女人露出如此痴迷的表情,温景朔有这么大的魅力吗?

    这让南韫产生了怀疑,在赵玥绵的记忆里温景朔的外貌似乎也没那么迷人吧?

    温景朔的俊美是毋庸置疑的,但是还不至于让人痴迷到如此地步吧?

    南韫的疑惑在她见到温景朔的那一刻,她理解了为什么他会让吕莹如此痴迷。

    这个样的男人除了外在的诱人魅力之外,温儒尔雅的他笑起来时带着一丝特殊的神秘感,更像是诱人犯罪的海洛因,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深陷其中,为他痴迷。为他疯狂,想要将一切贡献给他。

    温景朔来时南韫在进食晚餐,这具身体被温景朔养的很好,就是太过瘦弱,大概是精神上的摧残让她长不起肉吧。

    专门为赵玥绵制作营养师的厨师差点没愁死,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吃了他做的营养餐会越吃越瘦。

    他当然是想不明白,在外看来赵玥绵就只是他包养的女人而已。

    温景朔对赵玥绵催眠的事,只有温景朔和一个医生俩人知道,家里的佣人也都是每天打扫完卫生马上就走,不敢多加停留。

    营养师对赵玥绵的身体知晓情况都是由医生转告他,随后由他制作的。

    他没见过赵玥绵本人,倒是在资料上看到赵玥绵的体重越来越轻,内心表示很焦急。

    温景朔来时南韫抬头看了看他,随后又低头继续吃晚餐。

    温景朔也不急,就坐在对面看着她东西,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,嘴角的微笑从进门后就没有放下过,看着不紧不慢的吃饭的她,温景朔似乎是确定了什么,笑的更加明显了。

    站在南韫后面的吕莹一边痴迷于温景朔的倾城笑容,一边嫉妒着能够被温景朔如此看着的南韫。

    她凭什么,凭什么可以让温老板如此宠她!

    无视前后的干扰,南韫终于吃完了,她抬眸看向对面,“你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你找我做什么?

    几年前温景朔给她发过一条短信,让她来找他。

    收到短信的人是赵玥绵,但是他并不知道他要找的人是南韫。

    当初的温景朔只是想看看面对这一切压力的赵玥绵会怎么做,会怎样面对这一切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看到赵玥绵时就发现她不是他要找的‘她’,这场玩笑也就匆忙结束了,他开始疯狂的寻找另一个她。

    终于,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,‘她’回来了。

    是他一直想要找到的另一个人格的赵玥绵,回来了。

    在他进门看到她那一刻,他就起了疑,随后观察着她用餐反复确定着什么,再到最后对方开口问出这句话,他确定了,是她回来了。

    是的,温景朔管这一切叫玩笑。

    害的赵玥绵跟她父亲没了工作,害的赵父进了医院,找人蛊惑赵母乱玩股票,让赵家欠了一屁股债,他管这叫玩笑。

    看着温景朔那张笑着的脸,怎么就那么欠揍呢。

    当然,揍是不可能的,她要敢动后面的那位估计第一个就上来把她制止住。

    温景朔的游戏因为他要找的南韫不在,所以算是提前终止。

    如今,南韫回来了。

    新的游戏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南韫依旧被限制自由,每天只能待在别墅里连门都不能出,跟之前一样。

    但又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吕莹不再时时刻刻的守在她身边了,她被派去守大门了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她没有人贴身看管,自由了很多,不过仅限于别墅内。

    温景朔每晚都会回来跟她一同共进晚餐,时不时还会看几场还未上映的爱情类电影,更会经常带小礼物给她,制作一场浪漫又惊喜的约会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是恋爱中的情侣,那她简直就是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可惜,她不是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情侣,对互相也没有爱意,只有对手间的试探和较量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温景朔为什么要这么做,突然无缘无故的开始对她表达出追求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南韫知道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她有一个宠她爱她令所有女人都为之羡慕的男人,她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能得到一切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她就是金丝笼里的菟丝花,精致美丽且易碎。

    但是,在她看来她就像是一头待宰的猪,就等着人养肥了上餐桌加菜。

    没看这几天营养师都高兴了不少,高兴他养的猪终于长肉了。

    最可气的是温景朔还跟她提出了自由的条件。

    只要给他生个孩子,他就放她自由。

    闻言南韫不可思议的笑了笑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明明他们的关系没有那么密切,他却执着的想要找到她。

    明明他的眼底没有爱意,他却想要她给他生个孩子?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我只要一个孩子,你就可以自由。”他漫不经心的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知道吗?”他反问。

    对,他有病,小时候她不就见过吗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俩都有病。

    原主的愿望是远离温景朔,但生个孩子换取自由的代价,南韫是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却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不能用灵力,人身被限制自由,想要学习这个世界的知识都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她没得选…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温景朔听到答案后眼底就露出一丝落寞。

    她果然,跟母亲选择了一样的答案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她会有所不一样,他们不是同类人吗?

    为什么她却不愿意待在他身边?

    若是南韫能够听到他的心里话,怕是能骂的他狗血淋头,是同类人就要跟你在一起吗?

    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同类人就会愿意跟你待在一起?

    就你这一番操作,但凡是个有主见的人都不会心甘情愿跟你在一起。

    当然,斯德哥尔摩除外。

    就在南韫以为他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,他却突然不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感觉错的话,温景朔可是说了今晚去带她去参加个宴会,如今是?

    把她忘了?

    不应该啊!早上的时候礼服都给她准备好了,怎么会突然忘记她?

    守门口的吕莹面无表情的告诉她,今晚宴会她不用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说原因,也没有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不去就不去吧。

    原本南韫是不在意这件事的,可是自从那天之后,温景朔居然一连好几天都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也没有再来这间别墅,像是之前说的交易根本没有说过一样。

    就...突然没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这让南韫倒是产生了疑惑,突然不见,是死了吗?

    如果他意外死了的话,她这个任务也算完成了吧?

    啧,这算是躺赢吧。

    如果原主再坚持一下估计就可以解脱了,可惜了!

    南韫这样幻想着,结果是小白给了她一个棒槌敲醒了她。

    “有其他任务者来了这个世界,温景朔被另一个任务者勾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任务者?不是说有了一个任务者进入就没有其他任务者吗?”如果没记错的话,小白之前确实是这么跟她说的,怎么如今有了其他任务者。

    “对方是同一公司且等级比咱们高的任务者,只要是等级比咱们高的都可以随便进这个世界执行任务,我看了一下这个公司内部竞争很激烈,经常有高级任务者抢低级任务者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系统等级太低了,被抢任务是常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看的出对方的任务吗?”南韫问。

    “在公布榜上有,对方的任务是让温景朔爱上她。”

    哎?爱上她?也就说有其他任务者在抢温景朔,而原主的愿望是远离温景朔,那是不是她就可以等着被温景朔抛弃就好了?

    南韫把心中的想法跟小白说了说,结果...小白给了她另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原主要换一个愿望,她要温景朔爱上她,成为忠心于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....

    “还可以中途换愿望的吗?”

    “目前情况来看,可以。”小白平静的回道。

    玩儿呢?想换就换?

    “小白你有没有跟她说,她可能病了,就是那个什么什么病。”南韫试图让小白劝原主改变愿望。

    “说过了,她不听,她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温景朔。其实她回来的时候就说了这个愿望,我也一直在劝她跟她说那不是爱,但是不管用,她坚持要这个愿望。”小白对于赵玥绵这个选择也表示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小白,要不...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次任务必须完成,我们还不能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跟了几百年的小白,南韫还没说出口,它就已经知道她要说的了。

    吞噬原主是不行的,他们还在卧底中,必须要忍。

作者:侑芜 类型:穿越重生

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

您正在深爱上的穿越重生小说《快穿之她是反派》作者大人:(侑芜)为热情网友转载佳作,本章节为《第五章:这个男主有病(5)》,章节编号:25626255,热情网友转载力推之书必是有足够的推荐理由,快穿之她是反派让您也接触到这样一本好书。通过百度搜索添册好好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tiancetxt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