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

第五百一十一章 焦点问题(5)

作品:震动 编号:6003

    车辆驶离很久,齐天翔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望着不远处坐着的冯俊才,认真而严肃地说:“抽时间安排人把老郭支书接到县里的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,我感觉他的情况不是很好,要抓紧。”

    “请省长放心,我这就安排这件事情。”冯俊才被齐天翔的神情深深地打动了,没有丝毫的迟疑立即回应道:“不仅仅是老郭支书,还有全县农村的村干部,凡是年龄在六十岁以上的,都安排进行一处全面的体检,并且准备形成常态,逐步覆盖到全县乡村七十岁以上的老人,争取每年安排两次体检。”

    齐天翔满意地望着冯俊才点了点头,随即阴沉着脸不无好气地说:“这些人中可千万不要有你,你是特殊材料制成的,百病不侵长生不老,用不着体检,更用不着任何医疗措施。”

    都知道齐天翔话里的意味,也知道这是正话反说,尽管知道齐天翔的心情不是很好,也知道此时的环境不适合,可能够回应齐天翔话语和情绪的,还是善意的哄笑可以表达了。

    齐天翔的细心和周到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也深深感触齐天翔体贴下情的厚爱,一切都做得自然自然自如,犹如家里人一样,而且真情真挚,完全不是做戏,而是实实在在发自内心的关爱。这也难怪齐天翔有那么高的亲和力,这不是职务可以带来的,也是学不来的,只能是钦佩和折服了。

    冯俊才听着齐天翔的奚落,看到大家善意的哄笑,脸上一阵发涩,尴尬地笑着对齐天翔说:“不特殊,这次一定不特殊,我与老郭一起去体检,完不成任务您撤了我。”

    冯俊才的回答又引发了一阵哄笑,看着众人的神情,他也只好嘿嘿地干笑着,随即感叹地说:“原本就应该是颐养天年的年龄,可还是要豁出命没日没夜的干,不是他有这个癖好,也不是他愿意这么干,后继乏人呢,也只能勉为其难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车厢里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,特别是齐天翔的神情更为关注,冯俊才也知道他想听到更多的细节,反正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事情,就叹了一口气说:“老郭支书已经七十多了,早就应该卸任休息了,可满村青壮年党员里就没有一个愿意接任的,就连他自己的大儿子不愿意干,怎么做工作也是死活不干,整个郭村几十户人家,就姓郭一个独姓,他儿子都不愿意干,别人就更是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村委会主任一职以前也是老郭兼着的,村支书一干就是二十多年,村长也干了十几年了,没有人可以接任是最现实的问题。几个月前村委会选举,几经做工作,硬是把担子压在郭安怀肩上。”冯俊才望着齐天翔苦笑着,略带嘲讽地说:“这在平原地区,或者说相对富裕地区,不可思议的事情,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。为了当村干部可以打破了头,一个村以往和睦相处的邻里翻脸成仇人,甚至为了当选可以使阴招,或者花钱买选票,但在这里却是让谁干谁不干,奇怪的现象啊!”

    “说奇怪一点也不奇怪,没有利益,或者说没有动力,为什么要干?”吕山尊接过冯俊才的话来,略带奚落地着,随即望着齐天翔认真地说:“村里穷,集体没有收益,更没有积累,当干部不但受累,更是得罪人的事情,现在的‘三提五统’取消了,以前就这些费用的征收就不知要费多少口舌,经历多少的磨难,说句不好听的,比唐僧西天取经一点也不轻松,甚至好更难一些。老百姓挣点钱不容易,哪是起早贪黑苦挣苦熬一分分从地里刨出来的,拿出来容易吗?都是乡里乡亲的,有些还是宗亲长辈,还不能撕破了脸,更不能说难听话,实在收不上来,只能是自己先行垫付,可少了行,多了也没有地方划拉啊!都是农民,别人家没有的,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呀!操心受累不挣钱,还要受着夹板气,谁愿意干这样的工作?还不如自己自由自在地种着自家的地,农闲时出外打打零工,日子也是一样的过,而且还可以过的很滋润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吕书记了解农村情况啊!分析的透彻,而且入木三分。”冯俊才不失时机地恭维着吕山尊,感慨地对齐天翔说:“有时候我就不明白了,国家的惠民政策很正确啊!对农业的扶持措施和手段也很到位,可为什么农村的现状出现了这么大的反差呢?同样是深山区和丘陵山地,清荷村需要劳力帮工,而郭村却留不住青壮年,我们不是要建立新农村吗?新农村应该什么样?不就是老百姓安居乐业,生活安定祥和,环境清新雅致,安静平和吗?人活一辈子不就是寻求一个温暖、温馨的家园吗?这些只有城市才有吗?农村不也是家园所在吗?”

    看着齐天翔愈发严峻的神情,冯俊才略微忿忿地说:“国家这方面鼓励建立新农村,一方面却在鼓励和忽悠农民进城,而且这边是大力发展农业,另一边却是在搞经济,什么房地产,什么金融创新,什么资本游戏,把个人心搞得乱哄哄的。以至于年轻一些的农村青年,一心想着的就是跳出农门,到城市过更好的日子。不再年轻的壮年,去城市打工,做着比农村更苦更累的工作,就是为了获得一定的收入,而这些好不一定能够得到保障。人都走了,都离开了土地,广大的农村地区怎么办?城市再大,再繁荣,可毕竟也只是一少部分,更大的区域在农村,没有了农村的稳定,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怎么解决?社会的安定和谐,共同致富如何实现?没有了农业和农村这个后盾支撑,城市能够持续繁荣昌盛吗?”

    冯俊才认真而严肃地说着,停顿了一下,不由看着齐天翔大胆地说:“有时候我就在想,是中央的政策错了,还是执行政策的人错了,农村怎么变成了这样?我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怪话连篇,这样的话也是能够说?能够随便议论的吗?”始终耐心地听着的梁冰玉瞥了一眼神色严峻的齐天翔,忍不住开口打断了冯俊才,严肃地说:“你一个县委书记,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就可以了,瞎想瞎议论什么?还显不够乱吗?”

    梁冰玉缓和了一下语气,接着对冯俊才说:“山区农村问题多,困难大,尽力解决就是了,你们搞的精准帮扶,科技帮扶的作法就很好,不但在郭村产生了明显的效果,在其他一些山区村子效果也逐渐显现,就按照这个思路继续走下去就是了。农村发生了实实在在的变化,你还担心没有吸引力?农村富裕了,还怕找不到接班人?关键还是选好当家人,一个好的当家人可以发挥的作用,可以抵得上十份政府文件的效力,这才是你们应该做到工作,没事发什么牢骚?说什么怪话?”

    “让他说,看他还能说些什么?”齐天翔接过梁冰玉的话,神色平静地望着大家说:“实践中的观察和思考,带来的就是最真实的现实感受,有思考总比浑浑噩噩地当太平官好一些,能为民生福祉忧虑和担心,就更比只为自己的仕途和官位着想的人有担当,这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齐天翔说着话,眼睛盯着冯俊才严肃地说:“梁市长批评的很对,可以有想法,也可以有思考,但想法和思考必须是建立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基础之上,也必须是经过实践充分检验的,只有这样才能作为政策和作法付诸实施。但在这之前,对待上级的政策和决定,不议论,不非议,更不停步不前,这是基本的组织原则,也是对每个党员干部的基本要求,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嘛!”

    齐天翔说完这些,环视了大家一眼,也就不再说话。大家都明白齐天翔话里的意味,看似带有质疑和批评的口吻,可却是在为冯俊才解围,甚至还有表扬和赞赏的意思,实际上也是齐天翔自己真实意图的表示。

    齐天翔不再说什么,大家也就不再作声了,而也就在这个时候,车队缓缓地进入了县城。

    下车进入宾馆的时,吕山尊有意挨近了齐天翔,与他并肩走着,压低了嗓门若无其事地说:“当年真理问题大讨论,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研究员一篇理论稿引起的,小球转动大球的事情从来都不不是不可能发生的,只看怎么引导和如何布局了。”

    齐天翔侧脸深深地看了吕山尊一眼,又看着匆匆走在前面引路的冯俊才的背影,不易察觉地摇了摇头。他很知道吕山尊话里的意图,就是以冯俊才的名义发表那篇文章,有关部门借机造势,从而使这种意图明确地传递出去,达到自己不出头露面,却可以名正言顺实现农村工作中心调整的目的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虽然可行,也可以收到出人意料的效果,但这却不是他的真实目的,而且也显然会将冯俊才推到风口浪尖上去,这都不是最佳的选项,还是要看看再做决定。

作者:河南老张 类型:都市言情

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

您正在深爱上的都市言情小说《震动》作者大人:(河南老张)为热情网友转载佳作,本章节为《第五百一十一章 焦点问题(5)》,章节编号:6003,热情网友转载力推之书必是有足够的推荐理由,震动让您也接触到这样一本好书。通过百度搜索添册好好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tiancetxt.cc